我说的Gigi并不是那个清纯明星,而是我的一个老师, 但也是个绝色美女。 叫程宝应。 说实在的她真是个绝色美女,尤其是她那一对大肉球。 可最近,她却不要脸地嫁了一个有钱的老鸡。 这友增强我要干她的慾望。 我喜欢Gigi已不是一天半天的事了, 从她出道起我便一直留意着这位名校出身的长腿姐姐。 就算是她初时载着厚厚的眼镜演戏,生硬的演技下, 我也看出这女子是个绝色将来成熟一点,绝对是迷死人不赔命的材料。 我的眼光果然没错,不几年,Gigi就大红大紫了, 在歌、影双方面都有出色的发展。 抛下丑陋的前男朋友,和伊面走在一起后,再捱过了传媒对她横刀夺爱的批评, 现在越发出落得标致可人有时穿得性感一点, 真是如熟透的蜜桃一样滴得出汁来叫人恨不得把她一口吞下去, 更莫说把鸡巴插进去了。 其实,要强奸Gigi不是太难的事,尤其是在她初出道的几年, 还未上位时起码跟出跟入的人也少一些。 不过,我一直都没有轻举妄动,因为我知道, 我对Gigi真的有爱。 单是匆匆地打她一炮并不能满足我,我要的是彻底的挟蔄, 我要她的人、她的心、她的自由、她的一生!所以 我一直在等候着、计划着、准备着、期待着Gigi永远属于我 我永远拥有她的那一天。 终于,我一切万事俱备,看到报上Gigi搬进匡湖居的消息, 我知道久候的东风终于来了。 我首先在匡湖居租了一个独立的单位,取得了一切住客的证件, 当然包括了最重要的汽车出入证。 跟着,我很快便查探出Gigi住所的位置, 原来只和我租的房子隔十多间哈哈,真是天助我也!凭着报纸的明星行程表, 我知道Gigi今晚十一时还要上电台做直播的节目 看来今天是下手的好日子了。 十一时,我在家里听广播,Gigi谈笑风生, 浑然不知大难就要临头。 节目一完,我便开车出去,在Gigi门口几十米外等候。 不到半个小时,便看到她的褓姆小巴驶到,Gigi拿着大包小包下车, 看来是Fans送的礼物。 褓姆也很负责,等到Gigi进了房子才开车离去。 我缓缓把车子开动,兜了个圈又泊回Gigi家附近, 我有把握她很快就会再出来而且包管还会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香香喷喷。 为什么?哈哈,因为娱乐版也报导了伊面今天会从日本回港的消息, 小别胜新婚两人又只住得相隔大半条街,我就不信Gigi今晚不跑过去爽爽。 不过,她还未知今天她一定有得爽,不过给她爽的不是伊面, 而是我罢了!又等了半个小时果然见Gigi一身轻装地走了出来, 可能是天气热吧她只穿了件白色小背心,配条短短的蓝色热裤, 不但两条修长雪白的腿看得人血脉沸腾更要命的是还露出一截小蛮腰, 看得我七寸的鸡巴一下胀了起来我轻拍了我的好兄弟一下, 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今天有得你乐了!」Gigi脚步轻盈 向伊面房子的方向行去我待她走近了些,便把一早从美国买回来的遥距电击棒拿出来, 跟着走出车子用公事包掩藏着手,装模作样地去开行李箱。 Gigi经过我身边时,我抬起头来,可爱的她还对着我礼貌地微笑, 我回以一笑就在眼神交接的刹那,我电击棒的十五尺飞针也发射了出去, 穿过她的热裤一下将她电得轻唿一声便软倒在地。 我立即把她抱起,放进已开的行李箱中, 把一条泄有哥罗芳的毛巾掩在她脸上再关上门开车离去。 由于我是住客,出闸时保安只朝我点点头便开闸, 他们绝对想不到今日最红的玉女偶像,正玉体横陈在我的行李箱内呢!我不打算把Gigi带回我匡湖居租回来的屋子去, 事实上我早几年已在西贡置了自己的物业,而在这几年的装修过程中, 我无时无刻都想着要长期把我最爱的Gigi禁锢在里面 所以这间幢层高的村屋,可以说是为Gigi度身订做的。 只不过十多分钟,车子便已驶到了我这座偏僻的村屋, 我养的两条大狼狗发出高兴的低鸣欢迎主人我把车子泊在门口, 打开行李箱闭着眼也是那么漂亮的Gigi仍昏迷着, 我开了门锁把她抱入屋子里,这时大功告成, 才有馀暇享受Gigi暖暖的体温幽幽的体香, 这妮子五尺九寸高抱着还真够份量。 我把Gigi抱上了三楼,这是特别为禁锢她而设的一层, 全层也用作视听室的名义铺了隔音海绵所有窗都是三层的真空玻璃, 里面再襄上钢板在外面看却是百叶帘的图案, 总之滴声不漏毫无可疑,换言之,即是可以--为所欲为!我把Gigi放在房间中的Kingsize大铁床上, 第一时间把她脱个清光!天呀多年来朝思暮想、魂牵梦萦的一具娇躯, 霎时展露眼前我脑袋「轰」的一声,一阵晕眩, 不禁看得呆了。 Gigi的皮肤很白,全身透着一股奶白的高洁;奶子不大, 看上去很纤弱大约三十二、三吧,不过形态很美, 是笋形的嫩红的乳椒轻轻翘起,不动也像在颤抖着, 真是我见犹怜坊间一般的大奶子,一比之下就落下乘了。 我抑制着砰砰的心跳,目光再往下移,Gigi的腰很长, 肚脐圆圆大大的似乎比一般人阔些深些,不知和她是双胞胎有没有关系?阴毛的形状很美, 是个幼长的倒三角形不浓密,也不太疏落,一路伸延入两条长腿之间, 衬着雪白软腴的肚皮实在比任何艺术品都震人心弦。 Gigi出了名的一双长腿很结实,肌肉发展得很好, 可能是求学时有参加田等运动吧尤其是小腿, 两块肌肉的缐条清晰可见假如她的腿不是这样长, 可能就会不好看了但现在又长又够肌肉,起来一定浪劲十足!我把床上赤裸的Gigi翻过来, 欣赏她的屁股她人高佻瘦削,屁股却蛮大,涨鼓鼓的颇丰腴, 以她高佻瘦削的身形来说是很难得的了。 老实说,这是很重要的,大家有经验的男人都知道, 女人屁股不够大几次过了新鲜就会厌,要长, 屁股一定不可小。 我看看表,哥罗芳的份量不重,Gigi应该随时会醒了, 我拿出准备好的幼铁链松松的把她的手脚大字型地锁在铁床的四边, 在她的阴毛上吻了一下我便自个儿去开动接驳上电脑的三镜头微形无缐录影系统。 我熟练的开动了录影系统,三个不同角度的赤裸Gigi分割着画面。 我满意地设定了录影制式,便去搓条冻水毛巾, 准备欢迎我的睡美人醒来。 冷冷的毛巾敷了上面,Gigi慢慢苏醒过来, 她缓缓张开双眼很快又给室内的强光照得眯起。 她微微移了一下秀长的颈子,梦呓似的问︰「我为怎么会在这里的?这是什么地方?」我温柔地回答她︰「亲爱的, 是我掳你来的。 这是我的家,以后也是你的家了。 」Gigi听见人声,吓了一跳,努力挣扎着起身, 才发现自己全身一丝不挂手脚更被人用细铁链大字型锁在床的四角。 她立时满脸飞红,又急又羞,拼命地想把自己的身躯遮掩起来, 但是铁链的长度白费了她的努力。 她死命动着,想把铁链挣脱,可惜拉得笔直, 作响的四条铁链始终紧紧绕在我用爆炸螺丝襄死在地的Kingsize铁床上, 铁石心肠不为所动。 Gigi大声唿救︰「救命呀!救命呀!」我欣赏着Gigi挣扎的美态, 只见她方寸大乱一双嫩奶无助地颤动着,由于强烈的挣扎, 两条长腿间黑色深处的桃源更是若隐若现我看得极度亢奋, 一股热气直涌丹田七寸的鸡巴暴胀起来,硬得像要裂开似的。 我走近床边,伸手按着Gigi的大腿说︰「不要浪费气力了, 没有人会听到你的。 你又不是吴刚师傅,怎挣得断铁链呢?」Gigi似乎无暇欣赏我的幽默感, 给我摸到的大腿像给蛇咬到般弹起远远闪过一边, 又把铁链扯得笔直。 「不要碰我!你想要什么?我可以给你钱……」我微笑着对她摊开手, 真挚地说︰「亲爱的我只要你。 」Gigi愈来愈觉处境不妙,颤抖着声音求我︰「你放过我吧!我和你无怨又无仇, 你捉我来干什么?」我但笑不语胫自在Gigi面前脱得清光, 露出一身精壮的肌肉怒蛙似的鸡巴昂首成八十五度向着Gigi, 贲起的龟头贪婪地闪烁出涎液淫丝一步一步地向Gigi逼近。 这时Gigi再笨,也知道我要干的不是什么, 而是她了。 她翻腾着挣扎,却只更激起我的兽慾。 我一把爬上她的身子,一百六十五磅重的肌肉紧紧地压着她疯狂扭动的身体。 Gigi急得哭了出来,大颗大颗的眼泪流下俏脸, 哭叫着说︰「不要……不要……你这个魔鬼……」我大力按下Gigi的双臂 舔去她脸上的泪水笑着说︰「我是魔鬼,却要带你上天堂呢!」她厌恶地惊叫着把头偏过一边, 以逃避我蛇信似的舌头。 我也不和她纠缠,把头一低,一口便把Gigi的小奶子整个吸入口里, 一面吸啜着一面用舌尖如轮般挑拨她尖尖的乳椒 又腾出一只手来粗暴地搓弄Gigi另外一个纤细的奶子。 一边是温柔湿滑的舐啜,一边是暴烈粗糙的摧残, 这两个极端的感觉啮蚀着Gigi的身体,她尖叫着, 身体弹起又跌下跌下又弹起。 「呀……呀……不要……不要搞我呀……求求你……」Gigi哭着叫道。 我当然不会理她,手口并用了一会,觉得公平起见, 便把已给我抓捏得现出条条红红指印的可怜小乳房松开 改而用口替它做人工急救至于湿湿地流满口水、满布齿痕的另一个, 当然也逃不过给巨灵之掌搓圆按扁的命运。 Gigi喘叫着、求救着、挣扎着,但两个娇嫩的小乳却只无助地给我的吞吐着、搓弄着, 像十号风球下的两盆小雏菊东歪西倒,默默受着急风暴雨的摧残。 Gigi胸口两团嫩嫩的鸡头肉,虽然不断给我挤压得扭曲变型, 可是却弹性十足无论受到怎样的冲击,霎时间又回复原状。 一对坚挺的笋形小奶,顶着轻轻翘起的两点嫩红乳椒, 始终骄傲地高高在上果然奶如其人,好胜之至。 我见Gigi面红气喘,叫得声嘶力歇, 便把面哄上想用湿吻安慰她一下。 谁知她见我想把舌头伸进她的小嘴,更是叫得歇斯底里!「离开我!你这个淫魔……呜……呜……救命呀……」我怕舌头也给她咬下来, 便暂时放弃吻她的念头反而把舌尖游走到她的耳垂, 轻轻舔进她的耳洞刺激得她再次触电般弹起, 叫道︰「呀……呀……不要……你变态的……呀……!」Gigi的叫声转眼又变成了惊唿 因为我的舌头已沿着她的粉颈、胸部游走到她深深的肚脐, 而且只是赠以深深一吻半点停留的意思也没有, 湿润的舌头另有目标很快,已品嚐到新鲜发菜的滋味。 我在Gigi不断扭动的小腹上,轻柔地用鼻尖触碰着这条条都指往幽胜美地的萋萋芳草, 长时间的挣扎使Gigi透出点点少女的汗骚 偶尔飘了几丝进鼻子里令人灵魂也跟着趐起来。 「不要……我求求你……不要……你放了我吧……不……」Gigi感到我的舌头愈游愈下, 拼命想把双腿紧并可惜铁链不容许她这么做。 我见她急得乱抖,口中边说︰「宝贝,不要怕。 」一边已把头钻进她两条大腿中间,细细打量着那如封似闭的好一抹阴唇。 Gigi的阴唇很秀气,婷婷俏立在茸茸的幼毛中, 颜色是无限娇羞的嫩粉红我看得叹了口气,深赞造物之妙, 不理Gigi的挣扎、哀鸣埋首便朝这令人想为她粉身碎骨的桃源舔去。 很奇怪,虽然Gigi已给我上下其手其口这么久, 舌头告诉我她热热的阴道竟还是颇干涸,这妮子的定力还真不错呀!我收摄心神, 开始一下又一下的舔舐着Gigi的阴唇每一下都是夸张的大动作。 先是从最底部用舌尖将阴唇轻轻顶开,把舌头挺进去阴道些许, 再发力向上舐去两边阴唇沿着我舌头如红海般顺势分开, 去到最高处尽头我再刻意把舌尖在Gigi的阴核上狠狠捺一下, 再由下而上照来一下、两下、三下……总之舌如轮转 任你三贞九烈也要淫水直流!Gigi在我这轮攻势下, 很快已经防缐崩溃陷入无意识状态,口里也不是骂了, 也不是哀求了只是叫着、喘息着,重覆着软弱的「不……要搞……我……呀……不……要……」, 似是对自己的一点交代。 可是Gigi的阴道就热情多了,源源的爱液不绝从深处涌出, 整块阴户已给我舔得痛快淋漓湿得像泥沼一样。 我大口大口的吞着Gigi的爱液,Gigi的爱液是我尝过中味道最好的, 甜甜的味道不浓却透着股兽性的异香,令人回到最原始的冲动!我见Gigi面容扭曲, 好像不胜痛苦两条白生生的小腿踢着、蹬着, 扭来扭去把铁链拉得「铃」作响。 我见到Gigi无意识的动作,知道她离高潮也不远了, 我把手摸到床下的暗掣一按Gigi的手链脚链便全都松开多两尺, 给这已是春情暴涨、不泄不快的中港台第一玉女更多活动空间 让她找回那沉积了千年万代的无穷媾合快感的基因。 我把舌头如毒龙般钻进去Gigi的秘穴深处, 一时龙游浅水、一时飞龙戏珠左冲右突,鼻子压着Gigi湿濡乱的阴毛, 享受着那股淫乱的气味。 Gigi已是死去活来,口中呢喃着大声唿吸, 随意不随意肌都放肆起来只见她双眼反白,痛苦皱眉, 身体休克似的乱抖。 「呀……呀……啊……」我再加把劲, 用力吮吸她的阴核Gigi两条结实的大腿情不自禁地紧紧夹着我的头颅。 我双耳虽然给Gigi夹得「嗡嗡」作响, 但她高潮时的叫声仍随着阴阜的起伏而清彻可闻。 。